热点专题
在线调查
您对什么课程最感兴趣?
  • 国际安全形势分析(71)
  • 出国人员安全防范理论与实务(269)
  • 城市居民安全(防恐)培训(27)
  • 青少年校园安全培训(25)
  • 防灾减灾与逃生技能(51)
  • 突发事件应急管理(188)
防恐资讯

暴恐袭击破坏不了中巴友好合作

时间: 2018-12-20 12:00   来源:   作者:

 

    2018年11月23日, 一伙恐怖分子悍然对我国驻巴基斯坦卡拉奇市的总领事馆发动暴力闯馆袭击, 所幸巴方安全人员反应迅速, 及时遏阻了暴行。在与恐怖分子的战斗中, 两名巴方警察牺牲了宝贵的生命。这起恶劣的暴恐事件是对中巴友好合作的直接挑衅, 但中巴双方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两国友好关系牢不可破, 绝非任何势力可以轻易撼动。

 

    针对中方目标的暴恐袭击

    袭击发生后不久, 法新社、路透社和半岛电视台等国际媒体均收到以“吉汉德·俾路支”名义发布的一通电话录音, 称“俾路支解放军” (下称“俾解”) 对此事负责。随后, 推特上出现所谓“俾解”发布的袭击者照片及视频。“俾解”系巴基斯坦境内以谋求“俾路支独立”为目标的暴力分离组织, 曾有袭击中方目标的前科案底。但是, 笔者回溯相关推特账户和发布“俾解”消息的“俾路支解放之声”网站的内容, 发现犯案者应该不是“俾解”, 而是从“俾解”分化出来的一伙势力, 为首者是原“俾解”的头目和发言人之一阿斯拉姆·俾路支, 故可称之为“阿斯拉姆分支”。从“俾路支解放之声”网站上“俾解”发布的多篇声明中可以发现, 2017年6月起, 阿斯拉姆与“俾解”产生了若干矛盾, 同年12月阿斯拉姆及其同伙巴希尔·宰卜遭到“停职”, 两人所使用的“密拉克·俾路支”和“吉汉德·俾路支”这两个发言人化名也遭“停用”。今年8月中旬, “俾解”和“阿斯拉姆分支”正式分道扬镳。在此次袭击事件中, 发布消息的推特账户和所谓发言人“吉汉德”都指向了“阿斯拉姆分支”。

    实际上, 导致“阿斯拉姆分支”从“俾解”中脱离的直接原因正是该分支于今年8月11日在巴俾路支省达尔本丁发动了针对中方项目人员所乘车辆的自杀式袭击。“俾解”反对“滥用”自杀式袭击, 阿斯拉姆则公开宣称自杀式袭击者正是其子。透过这两起针对中方的案件可以看到“阿斯拉姆分支”的危害性。其一, 该分支带有更加明确的反华、仇华特征, 不仅在短短数月内两次针对中方目标发动袭击, 而且在袭击发生后第一时间发表对华挑衅言论。其二, 该分支的行动方式更加暴恐化。包括“俾解”在内的俾路支暴力分离组织很少使用自杀式袭击, 而惯用伏击、炸弹等手法。在对我驻卡拉奇总领馆的袭击事件中, 执法部门在调查中发现恐怖分子身着自杀式炸弹背心, 企图暴力闯馆后扩大伤害。同时, 该分支在两起案件后都极力利用媒体和互联网散布消息、图片和视频, 企图扩大影响、制造恐慌, 明显是在效仿“伊斯兰国”之类的恐怖组织。

    尽管巴基斯坦的俾路支分离运动及其组织的产生和演变有着复杂的政治历史因素, 但是巴基斯坦国家的合法性不容挑战, 中巴两国发展友好合作关系的正当性不容挑衅, 人类个体的生命与尊严更不容践踏。因此, 不论是从行为目的还是行为方式来看, “阿斯拉姆分支”针对中方目标的袭击都是彻头彻尾、不折不扣的恐怖主义行径。

 

    俾路支暴力分离组织活动猖獗

    “阿斯拉姆分支”在袭击后污蔑中方参与俾路支省的经济开发活动是“掠夺资源”、将瓜达尔港及周边“军事化”等, 企图掩盖其险恶用心和卑劣行径。但事实绝非如此!

    首先, 从整体上看, 中巴经贸合作以中巴经济走廊为引领, 以瓜达尔港、能源、交通基础设施、产业园区合作为重点而逐渐形成“1+4”布局, 有力地为巴加快经济增长、缓解能源危机和创造就业等发挥了积极作用。也正因如此, 俾路支省的主流声音都是希望中巴合作力度更大、进展更快、覆盖面更广, 而不是反对中巴经济走廊和中巴合作。其次, 中巴经贸合作为俾路支省民众带来实惠。以瓜达尔港建设为例。该地水基础设施建设落后, 连基本用水都难以保证, 中方承接运营瓜达尔港之后, 建设了海水淡化设施, 不仅解决了港口内生产和生活用水问题, 还计划解决当地民众吃水难的问题。同时, 中方援建的法曲尔小学和中巴博爱医疗急救中心已经落成, 中国红十字援外志愿医疗队也已入驻, 以帮助当地民众解决教育和医疗困难。再次, 中巴经济走廊建设没有地缘政治目的。回顾中巴关系的历史, 可以看到两国友好合作从政治、军事向经济、社会领域纵深拓展的前进历程。特别是新世纪以来中巴双边贸易、工程承包和投资合作呈现出快速增长之势, 为两国在深化经济关系的背景下共建中巴经济走廊奠定基础。可以说, 中巴经济走廊是两国关系升级和发展战略对接的结果。而所谓“军事化”更是无稽之谈。10月下旬来华参加北京香山论坛的巴海军部长贾维德·伊克巴尔再次明确表示, 瓜达尔港是纯商业性质的项目, 没有军事色彩, 而中方更是从未提出过军事要求。

    近期连续发生两起针对中方的暴恐袭击, 其背后有两方面因素不应忽视一方面, 俾路支暴力分离势力加速暴恐化首先, 俾路支分离势力内部长期派别林立, 在从事暴恐活动上存在某种“竞争”关系。其次, 近年来巴政府和军方加大对俾路支暴力分离组织打击力度, 特别是2015年8月巴政府推出“俾路支和平项目”以来, 已有超过3000名武装分子向政府投降;但与此同时, 残余势力更加顽固极端, 其中部分还加强了联合, 甚至在局部增强了暴恐频度。再次, 国际恐怖主义向本地区渗透, 也促使俾路支暴力分离势力在行动上更加残忍。另一方面, 俾路支人作为一个族群, 较为集中地居住在巴基斯坦、伊朗、阿富汗三国边境地区, 俾路支暴力分离势力也利用边境地带作为掩护。近一个时期以来, 阿富汗国内冲突持续不断, 南亚地区和邻近的中东地区地缘政治形势持续紧张, 这是俾路支暴力分离势力猖獗活动的大背景。

 

    中巴守望互助, 合作行稳致远

    中巴两国加强战略合作与构建命运共同体的前进方向, 绝不会受到暴恐威胁的影响。

    在战略上, 新时代中巴关系航向坚定明确。11月初巴基斯坦总理伊姆兰·汗访华期间, 中巴发表《关于加强中巴全天候战略合作伙伴关系、打造新时代更紧密中巴命运共同体的联合声明》, 确立了新时代发展中巴关系的大方向和大格局。在声明中, 中巴经济走廊建设以及两国贸易、投资与金融合作各有两节专门内容, 强调“进一步巩固和拓展两国经济关系”, “通过在优先领域成立合资企业、转移劳动密集型产业和开展中小企业合作等提升巴基斯坦工业能力”, 并特别指出今后一个时期走廊建设将“聚焦经济社会发展、创造就业和改善民生”, 重点推进的途径则是“加快产业及园区和农业领域的合作”。中巴经贸合作是中巴关系未来发展的重点领域之一, 反映了两国对共同发展和普遍繁荣的追求, 以及两国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这是两国携手应对暴恐威胁的最强大的“正能量”。

    在具体实践中, 以合作应对安全风险业已成为加强海外利益保护的重要课题。一方面, 中国在巴利益伴随着中巴互利合作深入发展而不断增长, 因此具有“正外部性”, 实际上转化为中巴两国共同的发展利益, 也正因如此, 巴方具有充分的保护意愿。现阶段, 巴方为中巴经济走廊建设和在巴中方人员、机构和设施提供了充足的安全保障。据报道, 巴军组建了“特别安保师”, 巴海军还在瓜达尔港周边部署了“第88行动队”, 各省级警方也先后设立了“特别安保组”, 同时加强对中方人员出入境和在巴活动的登记与管理。这是近年来中巴经贸合作持续健康发展的重要保障, 也是中巴友好的具体体现。另一方面, 巴方虽然有充分的保护意愿, 并有能力调用充足的安保资源, 但实际安保中还需要信息共享、法律协调、跨文化交际等一系列“软资源”的支撑。因此, 从提升保护效力的角度上看, 加强海外利益保护也应成为中巴两国安全合作进一步着重探索的领域。针对中方目标的恶劣暴恐行径只会促使中巴两国进一步深化安全合作, 强化共同应对安全风险的各方面能力, 保障中巴经济走廊建设和中巴经贸合作行稳致远, 确保两国人民的共同利益不受到侵害。

 

作者:林一鸣,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南亚研究所,世界知识,2018(24):50-51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9-2011 中安特卫咨询服务中心